XX财富金融集团

新闻中心

快速通道FAST TRACK

lc8乐橙问就送38元/NEWS

特朗普的反扑来了?

2022-02-21 13:07

html模版特朗普的反扑来了?

共和党候选人最终赢下

关键的弗吉尼亚州长选举

弗吉尼亚州州长选举,选前民调显示,共和党候选人扬金领先

2022年美国中期选举将于明年11月8日举行,虽然还有一年,但这场选战的硝烟早已弥漫开来:美国弗吉尼亚、新泽西等多州周二(2021年11月2日)举行州长选举投票,这次被视为对总统拜登一年政绩的“公投”,结果将影响明年的国会中期选举。截至3日凌晨1时许的开票结果显示,共和党候选人格伦?扬金以51%比48.3%的得票率击败民主党候选人特里?麦考利夫。

与美国总统大选的“选举人团”制度不同,美国州长选举采用的是简单多数原则,即由州内选民直接选举产生。根据初步计票结果,扬金获得超过165万张选票,而麦考利夫得票数为156.9万张。

民主党除了在弗吉尼亚州惨遭失利,新泽西州现任民主党籍州长墨菲的连任之路也陷入苦战。目前开票已达82%,共和党籍参选人杰克?夏塔雷利(Jack Ciattarelli)稍微领先墨菲,墨菲或成为当地44年来首名难以赢得连任的民主党籍州长。

在这场州长选举中,此前数年胜选的民主党,遭遇到了来自共和党的猛烈挑战。舆论认为,共和党在中期选举有望收复失地,民主党恐失在国会的微弱多数优势。

出席联合国气候大会的拜登

“我认为我们会赢”

远在英国格拉斯哥出席联合国气候大会的拜登11月2日对媒体预测称“我们会赢”,还说他执政以来的政策、议程和总统支持率对这次至关重要的州长竞选没有影响。

对于弗吉尼亚州和新泽西州州长这两场州长选举,美国媒体普遍认为这将是拜登上台后的首场大考。当下,拜登政府在美国国内的成绩单并不令人满意,抗击新冠疫情任务依旧严峻,又恰逢供应链危机,而美国上一季度又创下疫情复苏以来最差经济成绩单。此外,美媒最新民调还显示,54%受访人士不认可拜登工作,71%认为美国“走错了路”。

拜登说:“我不相信,我也没有看到任何证据表明,我的执政会对这次选举有所影响。无论我做得好或坏或者我的议程是否获得通过,都不会对胜利或失败产生任何真正的影响。即使我们通过了我的议程,我也不会说,因为我的议程得到了通过,我们就赢得了选举。”

选举中期选举前,

“风向标州长选战”激战正酣

相比于数年来已成“蓝州”的新泽西州,弗吉尼亚州的州长选战极为激烈。弗吉尼亚州的法律规定州长不得连任,此次参选的候选人为该州前州长、民主党人特里?麦考利夫(Terry McAuliffe,2014-2018),以及共和党籍亿万富翁格伦?扬金(Glenn Youngkin)。

说起扬金,就不得不提他的另一个身份,投身政坛前,他曾为全球最大私募股权基金凯雷集团(The Carlyle Group)工作长达25年,后还曾担任该集团首席执行官。2020年9月辞去凯雷集团的职务后,扬金于2021年1月参选弗吉尼亚州州长,同年5月获共和党提名。

2021年11月2日,美国弗吉尼亚州举行州长选举

扬金和美国前总统特朗普一样,都是超级富翁,同时他也是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。而其竞选对手麦考利夫,则得到了民主党方面的支持,包括美国第一夫人吉尔?拜登和副总统哈里斯,纷纷替其拉票助选。

美联社当地时间10月31日指出,过去四年,没有什么比推动让特朗普下台更能团结民主党人了,而如今,他们却有些不知所措。在弗吉尼亚州的州长选举中,民主党人面临着“后特朗普时代的考验”。

报道指出,弗吉尼亚州的这场选战是自特朗普离开白宫以来,竞争最激烈的一次重大选举,而此前的两次州长选举均是民主党候选人胜出。弗吉尼亚虽然地理位置上处于美国南部,但近年来越来越被视为支持民主党的“蓝州”。麦考利夫和扬金的选情在3个月前还是截然不同的境况。8月初,麦考利夫的民调支持率领先扬金近8个百分点,此后两人选情差距一路收窄。到投票日前3天,扬金以不到1%的支持率实现反超。

特里?麦考利夫(左)和格伦?扬金

弗吉尼亚州此前一直被视为国会中期选举的关键晴雨表。扬金宣布胜选后,将成为12年来首位当选该州州长的共和党人,他承诺上任第一天便会作出改变。去年总统选举中,拜登在该州得票比时任共和党籍总统特朗普多10个百分点。

2022年中期选举,

美国政坛的一次“重新洗牌”

弗吉尼亚州州长选举、2022年美国中期选举以及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,三个时间段不同的选战看似独立,实则环环相扣,牵动着未来几年美国政坛的风云变幻。

2022年美国中期选举将会改选众议院、部分参议员以及部分州长。具体来看,中期选举改选众议院全部435席,环亚ag手机推选AG发财网,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。众议员按各州人口比例选出,任期2年,但会依每10年的人口普查重划选区。明年的美国中期选举将是继2020年美国人口普查之后,第一次受到重新划分选区影响的选举。

在参议院,约三分之一的席位也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,参议员每州选2名,任期6年,此次中期选举将至少选出34名参议员。无论众议员还是参议员,都将视具体情况(如议员辞职或去世等)举行特别选举来填补空缺。

当地时间2018年11月6日,美国中期选举,佩洛西宣布民主党重夺对众议院的控制权。

值得注意的是,2022年美国中期选举,36个州和地区将举行州长选举。根据各州和地区法律要求,其他州和地区的空缺可以举行特别选举。不过,路易斯安那州、密西西比州、弗吉尼亚州和新泽西州的州长选举是在奇数年举行。

美国著名民调公司盖洛普(Gallup)2018年9月曾有一项分析称,在该公司的民意调查历史上,支持率低于50%的美国总统,其所在政党在中期选举中平均会失去37个众议院席位。相比之下,当总统支持率超过五成时,平均会失去14个席位。

美联社10月28日的民调显示,美国民众对于拜登经济政策的支持率从3月份的60%,骤降至41%。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(NBC)10月下旬进行、11月刚刚公布的民调也显示,近60%的受访者对拜登上任以来的经济政策持负面看法。

在最近一次的2018年中期选举中,当时特朗普的支持率在40%徘徊,共和党丢失了40个众议员席位,并丧失了对众议院的控制权。而目前,拜登在各大民调中的支持率,都在五成以下。

拜登重大议程无法推进,

民主党“疯狂内斗”

除了州长选举,民主党还在国会遭遇了诸多挫折。在国会山,拜登提出的多项重大国内法案举步维艰,重要议程无法推进,而给拜登“使绊子”的不是别人,恰恰是来自本党的“自己人”。以伯尼?桑德斯为代表的进步派民主党人,和温和派民主党人意见并不一致,需要民主党参议员全员支持的拜登政府,数月来一直在同“桑德斯们”持续拉锯。

当地时间10月28日,美国总统拜登公布总额达1.75万亿美元一揽子支出计划框架

当地时间10月28日上午,拜登在美国国会公布了一份1.75万亿美元支出的框架协议,并呼吁大家投票支持该框架的配套法案??已被搁置的1万亿美元基础设施法案,该法案已在参议院获得通过。11月1日, 美国民主党参议员乔?曼钦表示,不会支持民主党正在谈判的1.75万亿美元的社会支出法案。不过,曼钦2日的表态有所缓和,如果议案中的气候变化、税收、医疗和移民部分的担忧能够得到解决,他会支持该议案。曼钦的支持对于法案能否在参议院获得通过至关重要。

据介绍,1.75万亿美元的协议是之前3.5万亿美元的精简版,这项被削剩一半的协议,包括对基础设施、气候和儿童保育这些重大投资。

2024年,特朗普卷土重来?

种种困境,让民主党的金主们也坐不住了,一些该党的长期政治捐献者倍感失望,已放出话称,如若民主党不能够团结起来取得一些重大胜利,他们可能将停止对于明年中期选举的捐款支持。

另一方面,自离任之后“销声匿迹”一段时间的特朗普,近期开始频繁活动,打造自己的社交媒体平台,通过他的主要政治行动委员会“拯救美国”加强运作,尤其加大筹款和宣传力度,还在弗吉尼亚的州长选战中露了脸。无论是其个人的各种表态,还是共和党内部的民意调查,都显示出特朗普仍是党内角逐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第一人选。

扬金的胜利也被视为共和党迈向2022年的“开门红”。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主席麦克丹尼尔发表声明说,共和党在弗吉尼亚的胜利是对拜登和民主党政治议程的强烈回击。共和党将在2022年掀起一股红色浪潮,弗吉尼亚只是一个开始。

民调:约40%受访者认为

两党都对民主产生威胁

美国竞选数据分析网站“Five ThirtyEight”认为,弗吉尼亚的选情反映了美国选情的一种典型形态,当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均由同一党派掌控时,选情一般会对另一党派更“友好”。在民主党总统当政的情况下,支持共和党的选民显然更有投票动力,就像民主党选民在特朗普执政时期所做的那样。

不过,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,在民众心中的“地位”可谓是旗鼓相当,民众认为二者都在威胁美国民主。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(NPR)、美国公共电视网《新闻一小时》节目(PBS NewsHour)及马里斯特学院(Marist)11月1日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,有81%的受访者(即所有政治派别中的绝大多数美国人)认为,“我们民主的未来面临严重威胁”。报道称,这一担忧与今年1月进行的民调结果类似。

根据最新这项民调,在无党派人士中,41%的受访者认为民主党的威胁更大,而37%的受访者认为共和党威胁更大,剩下22%的受访者要么认为两个政党都不具更大威胁,要么对此不确定;而在所有受访者中,42%的人认为民主党是对民主最大的威胁,41%的人认为共和党是对民主最大的威胁。报道说,两党受访者在这一问题上几乎平分秋色,都把矛头指向对方。

美国民主的问题要靠美国人民自己解决

对于美国媒体这项民调,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回答相关提问时说,美国民主的问题要靠美国人民自己去解决,其他国家解决不了美国民主的问题。

汪文斌表示他无意评论,但强调民主是各国人民的权利,而不是少数国家的专利。一个国家是不是民主,应由这个国家的人民来评判,而不应由外部少数人指手画脚,实现民主有多种方式,不可能千篇一律。各国的民主道路、民主模式应当符合本国国情和发展实际,由本国人民自己去探索和发展。用一套民主标准、一个民主模式去衡量所有国家是不是民主,这本身就违背民主理念。

汪文斌又指出,依靠武力、胁迫、施压等手段强行对外推销自身民主模式,更是彻底走向民主的反面。

主笔丨肖鹏

编辑丨赵楠

排版 | 盘思仪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
上一篇:“歼-8之父”顾诵芬:为了祖国的蓝天 下一篇:没有了